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中國礦業報訂閱

中國,撐起了國際煤炭牛市

——從境外媒體報道看產煤大國對中國煤炭市場的依賴

2020-2-12 8:51:17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趙臘平

作為全球第一大煤炭進口國,中國市場的需求無疑是國際煤炭市場的重要影響因素。

英國石油公司公布的全球能源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煤炭產量突破80億噸,同比增長4%,其中中國的煤炭產量占比達46%。更重要的是,在產量破億噸的前10個國家中,印尼產量已經超過澳大利亞,躍升至第四位。據澳洲媒體報道,2018年澳大利亞的煤炭出口總值高達660億澳元,觸及歷史最高水平,同時也讓煤炭取代鐵礦石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大出口收入商品。

2018年4月,為遏制一路下滑的市場煤價走勢,中國有關部門曾決定再次啟用進口煤限制政策,各省二類口岸再次陸續限制進口煤卸貨,同時對南方終端電廠進行了額度分配。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也曾明確表示,中國將在2019年下半年減少對煤炭的海外購買,并將全年煤炭進口量保持在2018年的水平。

消息傳出,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主要產煤國的煤炭供應商很是緊張——澳大利亞更是首當其沖。要知道,資源出口在澳大利亞整體出口產業中的占比高達七成。我們可以想象,煤炭出口受損對澳大利亞經濟的影響會有多大。

而實際上,據權威資訊,2018年,中國共計進口2.8億噸煤炭。而在2019年上半年,我國進口煤炭1.5億噸,同比增長5.8%。海關總署公布數據顯示, 2019年1~12月份,全國共進口煤炭近3億噸,同比增長6.3%。

需要指出的是,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也是戰略資源。我國的我國煤炭資源總量雖然位居前列,但人均卻排名靠后,同時儲采比僅為33年,遠低于世界平均112年的可開采年限水平,因此,國家對煤炭的出口量必須持謹慎態度。

本文收集了一些境外礦業媒體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對我國進口煤炭影響的報道與看法。從中,可以窺見世界主要產煤國煤炭供應商對我國煤炭市場的依賴,為有關部門制定相應政策與應對措施提供一些參考。

影響進口的何止是物流

2月6日,路透社發表一篇題為《病毒來襲,運輸可能阻礙中國煤炭進口》(Virus-hit China may need more imports of coal. The tricky part – shipping it)的報道,作者克萊德羅素稱,面對持續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國國內煤礦正在努力提高產量。同時,由于春節后推遲開工的影響,未來幾周,中國對進口煤炭的需求可能會增加。

但由于一些國家反應過度。印尼、澳大利亞和美國等主要煤炭出口國面臨著物流問題——疫情已對供應鏈產生影響,船運公司更難找到前往中國的船只。那些與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商品消費國有大量貿易往來的國家的企業因此受到影響。

澳大利亞政府決定在2月1日之后對來自中國的船只實施為期14天的檢疫,這反映了向中國出口煤炭所面臨的挑戰。

因為中國與澳大利亞東西海岸之間的航行時間通常不到14天,這意味著這些船只在抵達澳大利亞港口時將面臨延誤。澳大利亞煤炭港口外的船只排長隊現象已經在加劇。阿格斯傳媒2月4日的報道稱,在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港紐卡斯爾港外等候的船只數量已達到18個月來的最高水平,達到20艘。

天氣、港口和鐵路維護等其他一些因素可能會導致船舶等待時間延長,但總體趨勢是明顯的:進出中國的貨物安排正變得更加復雜。

按照目前的貨運價格,航運公司每次航行都將虧損,同時它們還面臨著更高的成本。原因是作為全球航運規則變化的一部分——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上月開始強制使用更清潔的燃料。

當然,目前亞洲海運煤炭價格尚未因中國國內的煤炭需求而出現明顯上漲。據經紀商圖利特·普雷朋評估,位于英格蘭北部泰恩河畔的紐卡斯爾市每公斤6000千卡煤的價格周四(2月6日)已攀升至每噸69.35美元,高于2月3日66.30美元的近期低點,但仍低于1月13日72美元的今年迄今高點。印尼4200千卡/公斤的劣質煤價格賣得也很好。截至1月31日的一周,阿格斯指數升至六個月高點即每噸35.48美元。

(下轉第2版)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