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綠色發展是重塑礦業未來的關鍵

2020-2-10 8:24:49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塞西莉亞·賈馬斯米

礦業和金屬行業正面臨來自東道國社區、終端消費者乃至整個社會的更嚴格審查,要求有透明的、合乎道德的供應鏈,以及更低的碳足跡(某個時間段內日常活動排放的二氧化碳量)。

2月3日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滿足這些預期的壓力將迫使資源類公司重新定義他們的經營方式,在短期和中期內重塑這個行業,而不是很快衰退。

德勤“追蹤趨勢”年度礦業報告認為,礦業公司今年必須努力與社區、消費者和投資者建立信任。

報告強調,企業如何應對氣候變化、水資源管理、健康和安全,以及工人和社區的公平待遇等問題,受到了特別關注。

目前估計,投資在環境、社會和治理方面的管理資產額超過20萬億美元,這些數字預計還會增長。未能提供超出合規范圍價值的公司可能會面臨財務后果,聲譽也會受到打擊。

“許多投資者明確表示,除非企業能夠對社會做出有意義和可衡量的承諾,否則他們不會提前發放資金。”德勤澳大利亞風險咨詢負責人莉歐拉·布萊克表示:“這使得礦業公司不僅要考慮對公眾信任的威脅,還要考慮對投資者信任的潛在威脅。”

大多數礦業巨擘都清楚地意識到變革的必要性,并已啟動全公司范圍內的行動。必和必拓最近承諾,將在未來5年內投入4億美元,用于減少其礦業開發和開采大宗礦產品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

作為全球最大的礦商,必和必拓承諾將根據溫室氣體排放范圍標準,減少第三類排放(由終端用戶產生的排放)。這是一個重要的承諾,因為必和必拓是煉鋼用焦煤的最大出口商和煉鋼用鐵礦石的第三大出口商。

全球第二大礦業公司力拓去年與中國最大的鋼鐵制造商寶武簽訂了一項協議,以開發和實施減少鋼鐵行業碳排放的方法。目前,鋼鐵行業排放的二氧化碳約占全球的9%。

低碳經濟的轉型正在順利進行,加快轉型的壓力與日俱增。截至2020年,約有800家管理著118萬億美元資產的金融服務機構承諾披露其投資組合的氣候風險。

“盡管存在支持脫碳的商業案例,但許多礦業公司仍將脫碳視為一種成本,而非機會——這使得支持者很難釋放推進脫碳所需的資本。”德勤英國礦業金屬負責人蒂姆·比格斯表示:“大規模轉向電氣化也可能改變員工的工作方式,要求企業不僅要在管理層獲得支持,而且要獲得運營層面的支持。”

然而,在轉向可再生能源方面,行業領袖們正在樹立榜樣。必和必拓估計,去年宣布的協議將把智利的兩座大型銅礦改為太陽能、風能和水力發電,以取代現有的煤炭和天然氣發電,這將使能源成本降低約20%。

英美資源集團已經在一個銅礦的廢水池上安裝了浮動太陽能電池板。該公司表示,可再生能源將有助于降低采礦成本。

Fortescue 金屬集團(FMG)最近宣布,在澳大利亞皮爾巴拉地區推廣7億美元的項目,增加輸電線路、太陽能電池板和蓄電池存儲,礦山轉為使用可再生能源,從而從新投資中節約潛在成本。

除了承諾提供超越合規性的價值和減少排放之外,公司還應關注其他決定其成功的行業發展趨勢。據德勤稱,他們是——

伙伴關系和合資企業:對整合擴大規模持開放態度。考慮到礦業部門資本支出項目的規模,他們在偏遠地區的位置,以及與許多礦體相關的日益復雜的情況,大小公司都能從合作伙伴中受益,如資助項目、獲得關鍵技能、建立與當地關系和分擔風險。

在不確定性中抓住機遇:礦商現在應該開始為下一輪衰退做準備。全球貿易額下降,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依然嚴重。對中國經濟復蘇的擔憂仍然是首當其沖的。德勤專家建議,在溝通、市民大會和一對一會議方面大力投資。報告說:“人們渴望透明,在缺乏清晰溝通的情況下,他們會創造自己的故事。”

動態管理風險:礦商應回歸初心,花時間重新定義其風險偏好,確定其風險和控制框架中的差距,并確保其風險管理方法涵蓋戰略、運營、財務、網絡、監管和環境風險。

通過在自動化、技術現代化和合適的勞動力方面的投資實現智能采礦:將新技術引入企業是第一步,而不是唯一的一步。企業還必須投資建立一支具有新技能、能適應需求的員工隊伍,以維持其在全球市場上的競爭優勢。一種確保公司擁有合適的智能采礦技能的方法是,對矩陣中所需的能力進行分類,以確定技能差距,并確定如何最好地填補這些差距。

主動評估數字化的社會影響:正如礦業公司進行資產生命周期和礦山生命周期規劃一樣,對于交付規劃的業務成果和確保減輕對當地社區可能產生的影響來說,長期和更具戰略性的人才規劃越來越重要。

在工業4.0世界中的領導地位:未來采礦工人需要的領導,是能夠根據數十年的實踐經驗并且能夠對大量數據進行分析從而做出決策的領導。例如,為了利用新興的數據洞察,領導者不僅需要了解數字流暢性、數據可視化技能,而且要對人工智能驅動技術有一個正確而客觀的認知。

稅收困境:對“轉讓定價錯誤”的擔憂讓礦商成為關注的焦點。德勤建議,利用與東道國的雙邊協議和伙伴關系,確保遵守稅務條例,并準備能夠證實立場,抵御稅務機關提出的任何挑戰,同時繼續與各國政府保持健康的關系。

過去,礦主們認為,只要能為政府創造就業機會和稅收收入,就足以獲得社會性的經營許可證。但在一個民粹主義政治和日益激進主義的時代,大多數礦業公司現在知道他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報告強調,在這些懸而未決的任務中,礦山企業需要展示他們是如何致力于實現可持續和包容性增長的,這最終將有助于重新定義該行業的形象,即礦產和金屬的可靠來源,它們也是綠色未來的基礎。

在德勤發表這項報告的同一天,穆迪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預計2020年綠色、社會和可持續發展債券發行總額將達到4000億美元,較之前2019年的3230億美元增長了24%。□

(趙臘平譯自MINING.COM, 2020年2月 3日,原標題為“Social investors, emissions reduction efforts to shape mining’s short-term future — report”,現標題為譯者重擬)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