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中國礦業報訂閱

元旦站在春頭

2020-1-6 8:30:5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秦延安

日照不知不覺的長了,就連午后大樓的身影也跟著變長。沒有雪的冬天,日子被暖陽融成了白云蒼狗,讓元旦突然就站在了眼前。

“元”是第一或開始的意思,“旦”字上面是個日字,下面是象征大地的一字,意思是太陽從地平線上升起的時候。元旦最早見于《晉書》:“顓帝以孟春三月為元,其時正朔元旦之春”。在我國最早記載元旦的是南朝梁人蕭子云,其在《而雅》中寫道:“四氣新元旦,萬壽初今朝。”萬象更新、歲首清明。“元旦”二字合在一起就是新的一年的開始,國外很多國家都將元旦稱作“新年”。雖然元旦和春節都有新年的意味,但在中國更看重的則是春節,元旦就像春節的序幕。

雖然元旦之日少了賀慶氣氛,但這并不影響元旦在“行夏正,順農時,便統計”中的作用,它讓人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陽春佳節的意味。北方大地,已是春意融融,年的氣息就像解凍的河水一樣,春回春又歸。鄉村里,已經開始排練社火、秧歌,鏗鏘的鑼鼓聲讓人振奮,扭動的腰身洋溢著幸福的氣息。隨著家家戶戶煙囪里飄起的炊煙,五花八門的花饃氤氳著撩人的味道,它們造型各異,寓意含蓄,讓人目不暇接。集市上日漸熱鬧起來,男女老少洗涮干凈,眉開眼笑地如走親戚。平日冷清的鄉戲,也一下子紅火起來,演出更是排得滿滿的,四方來的客、還有歸來的游子都需要那最原始的發自肺腑的聲音,洗去疲憊,凈化身心。大紅的燈籠已經悄悄掛起,門窗更是擦拭幾凈。不知何處,突然響起一兩聲爆竹聲,雖然那聲音孱弱得如秋蟬,短暫如流星,但節日溫暖的氣息已經悄然醞釀,充斥著人們的心房,召喚著回家。青蛙鉆入泥穴,把體溫降到冰點;蝴蝶閉鎖翅膀,囚禁起所有色彩。元旦,便是春節的預演,回家的倒計時,讓辛苦在外奔波一年的游子,不油然地想起遠方的家,便籌劃著無論再苦再難,都要回家過年。

有開始便有終結,元旦既是一年的終結,又是一年新的開始,去與來就在這時光的軌道上穿梭著。這種輪回交替不僅潛藏在人們的心里,更是蟄居在唐詩宋詞中。“昨夜斗回北,今朝歲起東。”在《田家元日》中,告別斗轉星移的孟浩然,在元日看到的是和煦的春天,寒冷的告別預示著溫暖的回歸。“桃版隨人換,梅花隔歲香。”而在《歲旦》中,宋朝詩人宋伯仁看著因人而換的春聯,嗅到的卻是隔年的梅香。時光的潮水總是無情地將一撥又一撥的人從此岸送到了彼岸,在辭舊迎新中讓回憶裝滿了芳香。

流轉的時光可以改變曾經的容顏,可以碾碎古老的習俗,卻改變不了人們對希望的祈盼。雖然元旦已不再是昔日的元旦,但人們對希望的追求卻從未減少。站在歲末的盡頭,回首一年的枝枝葉葉,有喜有悲,有煩有惱,有完成的目標,也有沒實現的愿望,一年的光陰在元旦中終于畫上了句號,一生的追求卻還在路上。

走完了一歲的光陰,卻難得走完一生的路程。大街上依舊車來車往,天橋上人流從未停息,對面大樓上的一座時鐘已經停止擺動,也許它想留住這美好的時光,但時光的腳步何人又能留住?太陽爬過樓頂,窗欞把陽光牽進屋,就連陰暗的屋角也出現光亮。我的心若滿腹溪水,明心見性,汩汩涌動。

元旦站在春頭,希望是滿滿的,一切都將再次出發。□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